给出轨的老公取个备注(他把情人名改成这个备

婚姻情感 网络 浏览

小编:一个 苏曼最近一直失眠。 手机上苍白的光晕打在脸上,让她憔悴苍白,布满血丝的眼睛落在手机屏幕上,让她的眼神渐渐纠结。我们周围的人都动了,所以苏曼迅速关掉手机,闭上眼

一个

苏曼最近一直失眠。

手机上苍白的光晕打在脸上,让她憔悴苍白,布满血丝的眼睛落在手机屏幕上,让她的眼神渐渐纠结。我们周围的人都动了,所以苏曼迅速关掉手机,闭上眼睛打起瞌睡来。

宋轩慢慢坐起来,轻轻叫了苏曼的名字,但没有回应。他伸手慢慢摸了摸床边的眼镜,开始轻轻地穿衣服。就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,苏曼的声音从后面传来:“亲爱的,这么晚了,你要去哪里?”

宋轩回头,看见苏曼的半个身子在被子里,他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,紧紧盯着靠在门上的手指。宋璇陪笑着摇了摇手机:“不好意思,吵醒你了。一位顾客在午夜到达机场。我必须把它捡起来。”

公司慢慢长大后,宋璇多次熬夜。苏曼看了他疲惫的脸很久,轻轻点点头:“路上小心。”

门关着,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沉重的呼吸声。

苏曼倒在床上,把被子拉到胸前,从枕头下拿出手机打开。她刚搜索了网页:丈夫出轨的症状有哪些?

苏曼在大三的时候认识了宋轩。他比苏曼大一岁。他一出门就自己创业,赚了很多钱,所以年轻有为。苏曼被宋璇当时的风度和眼光所折服,留下了一群追求者,毅然上演了一段女追男的爱情故事。

两人相恋后,苏曼陪着宋轩一起创业。虽然很苦,看着公司慢慢好起来,总有一种患难与共的深情。宋轩受不了她和他在一起受那么多苦。婚后,他向苏曼承诺,她将安心在家度过余生,做一个不愁吃穿的女人。

我站在你这边。这是老生常谈了。我还记得当苏曼听到这句话时,她笑得前仰后合,但她控制不住自己。她看着宋轩深情的眼神,有些动摇。

结婚第五年,像所有烂电视剧一样,她开始怀疑丈夫。

苏蔓躺在床上,越来越觉得,宋轩背叛了自己。

2

虽然苏曼前一天晚上整夜睡不着,但她很少早起。精心化妆后,她很早就带着准备好的午餐出去了。

苏曼已经很久没有去宋轩的公司了,所以当她来到公司时,前台的小女孩说她必须先和老板的秘书预约。

苏举起左手上的戒指,然后打开手机上宋轩的屏保照片。小女孩立即反映并道歉。苏说没关系,但他还是有点不舒服。

当我走进宋轩的办公室时,我碰巧看到他的秘书正在向他汇报什么。当我听到噪音时,他们都同时抬起头来。宋轩起初很震惊,然后露出了惊讶的笑容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苏曼踩着高跟鞋,把长发披在脑后,摇着饭盒。“我觉得你最近很忙,连菜都不好吃。”毕竟,似乎为了显示自己的女主人身份,苏曼走到宋轩面前,轻轻吻了他的额头。“我会在我身边等你。”

苏曼的举动让宋轩既惊讶又尴尬。她旁边的漂亮秘书不是傻子。她找了个借口马上离开了办公室。当她关上门时,她轻轻地看了苏曼一眼。她的眼神似乎有点讽刺?

苏曼有点害怕。她低下头,看见宋轩走到沙发上,拿出她的午餐。“你今天为什么要来?”

苏曼撇着嘴,跟着秘书远去的背影,突然说:“我不喜欢她。”宋轩有点莫名其妙,而苏曼耸耸肩。“你的秘书让我不舒服。”

宋璇漫不经心地听着,拉了拉手机:“怎么,你今天才第一次见她。虽然米雪看起来很弱,但他的能力仍然很好。”苏曼失去了理智,她想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。当初,她也是宋轩的秘书。她跟着他,把公司里里外外打理得井井有条。他头脑灵活,在外人眼里她是一对值得称赞的夫妻。

天作之合。起初,宋璇对他们的关系发表了评论,但现在,站在他们建立的公司里,她必须向员工证明自己的身份。近年来,她无意中失去了自己的位置。宋轩抬起头,似乎看到了她的内心。他伸出手,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指。“你在想什么?你受了我这么多苦,现在放松一下是合适的。”

我不知道苏曼是否听到了他说的话。她在外面盯着秘书的背影看了很久,突然说:“你从哪里找到的秘书,这么能干,这么漂亮?”

宋璇有一些大概的想法:“如果你不喜欢,我就让她去别的部门。”

苏蔓愣了,她低头看着正在吃饭的宋轩,嘴角扬起一丝笑意,心中的疑惑顿时有了一丝动摇。

当私家侦探把一叠照片放在苏曼面前时,虽然她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但她捧着茶的手还在颤抖。

街对面的侦探悄悄擦了擦桌上的水渍,似乎习惯了这一幕:“其实这些照片不可能是确凿的证据。别激动,仔细想想他最近有没有做什么不寻常的事情。”

不正常吗?没什么异常,但我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,女人的第六感。

苏曼咬着嘴唇。多年的良好修养没有让她像个泼妇一样又蹦又拉。静静地喝了一口手边的茶后,苏曼把桌子上的照片放回了自己的包里。她起身看了看时间。“今天就这么办吧。我以后再联系你。”

侦探是对的。这些照片证明不了什么。

坐在车里,看着宋轩和米。

个个围在他身边。

一起坐在咖啡店,一起上网球场,一起走在路上,一起笑.最尴尬的一个是,两人晚上一起坐车,米雪穿着单衣

薄的红色衣裙,肩上披着的,是宋轩的西服外套。

宋轩一直很绅士,这样,也不奇怪……虽然想这样来安慰自己,但是苏蔓的内心依旧像是有什么在翻涌,心中的那股不适一直在提醒着她——宋轩和这个米雪之间,绝对有问题。

苏蔓一个晚上都没有精神,甚至将糖当成了盐放进了菜里,四岁的儿子尝了一口,立刻嚷嚷着难吃。

一顿饭吃得无比郁闷。洗碗的时候,苏蔓看着自己泡在水中的双手,想起自己已经过了五年这样的生活了,五年,她变得疑神疑鬼,敏感自卑,而宋轩呢,他怕是变得更多吧……

一双手从身后伸过来,牢牢搂住了苏蔓纤细的腰肢,她回过神,这才发觉自己眼角竟然有一丝泪,她赶紧埋下头,不动声色的洗着手下的碗筷。

宋轩将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,似是有些撒娇的意味:“老婆,你最近心情不好么,怎么总感觉有些心不在焉。”

苏蔓手下的动作慢了一些,心中涌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选择了沉默。

宋轩还在她耳边慢悠悠的讲着一些情话,要是在以往,苏蔓定是满心欢喜,反手说他小孩子气。但是现在她心事重重,什么甜蜜的话语落在耳边,都觉得万分刺耳。

宋轩突然说道:“对了,我换秘书了。”

苏蔓放好最后一个洗干净的盘子,在听到这句话时,手中的动作停住了,她转过身,踌躇着准备开口,却见宋轩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,俯下身将她拦腰抱起:“昨天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是不喜欢她,没办法,老婆大人的感受最重要。”

说话间,宋轩已经抱着她来到房间,将她轻轻扔在床上。

苏曼轻叫一声,脸不自觉的红了,她甩掉手中的水渍,在床上挣扎着做起来:“你做什么……”

宋轩转身关上房门,已经开始脱衣服,而后俯身过来,赤裸的胸膛贴着她的身体,在她的唇上落下一个吻:“老婆,我爱你。”

房间的水晶灯亮在头顶,宋轩一双深邃的眸子比灯还亮,苏蔓抚摸着他英俊的脸庞,突然有些分不清虚实了。

4

宋轩真的把米雪开了,确切的说,是把她换到了一个新成立的部门,变相的赶她走。

向私家侦探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,苏蔓还是有些不敢相信,同时心里也有一些窃喜,她没想到,宋轩真的为因为她一句话就换了秘书。

同时,心里有些过意不去,觉得自己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,宋轩说米雪能力不错,突然将她放到一个小部门,她内心应该是怨恨的吧。

苏蔓放下手中的茶水,向侦探点了点头:“这些日子麻烦你了,我恐怕……有些误会我老公了。”

苏蔓转过身,轻吁一口气,步伐是从未有过的轻松。她其实应该相信宋轩的,他绅士、理智,还有着一颗聪慧的头脑,怎么会轻易背叛自己。

回到家,苏蔓哼着小曲,在厨房开始准备晚餐。自己疑神疑鬼了好长时间,都快忘了为宋轩好好做一顿饭,他每日在外奔波,应该很累吧。

想到此,苏蔓心中有些愧疚。

宋轩回来的时候,对苏曼突然转好的态度有些意外,但是很开心,他抱着电脑走进房间,开始忙活公司的事情。

四岁的儿子一直在旁边吵吵闹闹,宋轩哄了几番没有用,干脆拿了手机给他,让他去一边玩。

儿子拿着手机晃晃悠悠来到厨房。苏曼正在切着葱,衣角忽然被一双小手拽住,儿子用力的将手机塞到她的手里,让她找新出的动画片。

苏蔓露出一个无奈笑意,她接过手机,将沾了油的手在围裙上擦了一下,正准备打开网页,手机“叮咚”响了一声,有个叫“花花”的人发了一条微信:我准备了你爱吃的红烧排骨,明天过来吧。

恍如平地一声雷,苏曼觉得自己整个神经都开始敏感起来。

苏蔓站在原地,死死盯着这条意味不明的消息,上下翻了翻,没有消息记录。打开对方的朋友圈,也没有记录,像是一个新号。

米雪的模样又在脑海蹦了出来,苏蔓捏紧手机,再也忍不住了。

5

苏蔓右手拿着菜刀,左手捏着手机冲进宋轩房间的时候,他吓了一跳,缓缓从椅子上起了身。

“老婆,你怎么了?”

苏蔓一甩手,手机飞到了桌子上,砸到了宋轩的电脑:“宋轩,我早该知道你和那个米雪有问题的,你以为把她换个部门就能瞒过去么……”

苏蔓吼了两句,再也忍不住,眼泪顺着脸颊疯狂滚落。她想起自己这些日子像个傻瓜一样被他哄得找不着北,愤怒和委屈一齐涌上心头,握着刀的手又紧了几分。

宋轩皱着眉头,看着一旁吓哭的儿子,也动了怒:“你究竟听谁胡言乱语的,苏蔓,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!”

这声厉喝让苏蔓止住了哭声,她手里的菜刀微微转了一个角度,银色的刀面映出自己含着悲怨的眼神,脸上带着同归于尽的决然。

苏蔓愣在了原地,也就是这一恍神的时间,宋轩突然跳过来,长臂一伸,意欲夺下她手中的菜刀,苏蔓本能的后退一步,手中的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,划在了宋轩的肩膀上。

宋轩的肩膀立刻见了血,殷红的血汩汩而出,不消片刻,便染红了白色的衬衫。

手中的刀掉落在地,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,旁边的儿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,苏蔓跌坐在一旁,望着捂住伤口的宋轩,挂满泪珠的脸慢慢变得惨白。

“疯了,你简直是疯了……”

宋轩冰冷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,使她蓦然清醒过来。苏蔓伸出手,刚想去扶起他,可是脑海里想起刚刚的那条消息,还是选择了坐在原地。

捂住脸,苏蔓只觉得脑袋里一片浑噩。

怎么会这样?他们怎么会这样?

6

苏蔓坐在车里,将脑袋抵在方向盘上,想了许多事。

他们恋爱两周年的那天,宋轩见客户到很晚,回来的时候,她还没有睡,一直蜷在沙发上,桌上的菜未动分毫,早已凉透。宋轩蹲在她的身边,抚着她的脑袋,看着她偷偷地将眼泪抹干,布满血丝的眼中是止不住的心疼,他握住她的手:“小蔓,对不起。”

苏蔓埋下脑袋,撇了撇嘴:“这么晚还没回来,我还以为你被谁拐跑了……”

宋轩干燥的手掌停在她的脸庞:“这辈子有你,我还能跑哪去?”

宋轩的话,在她的心里像是投下了一颗小石子,微微荡起涟漪,她心中是欢喜的,但是依旧嘴硬:“有了我又怎么样,你跑了我又不能怎么办……”

闻言,宋轩微微一笑:“那你就不要给我这个机会。”他将手伸进胸膛,摸出了一枚精致的戒指,“苏蔓,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,嫁给我。”

头顶柔和的灯光落在宋轩的睫毛上,他疲惫的双眼在那一刻仿佛落入了星辰,闪烁着无限柔情,苏蔓看着他手中的戒指,捂住嘴落下了泪。

记忆戛然而止。苏蔓慢慢抬起头,看着窗外刺眼的日光,只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她缓缓转过眼,目光落在了宋轩的手机上。

宋轩被她砍伤,匆忙进了医院,手机都没有来得及拿。

苏蔓打开手机,手指慢慢在屏幕划动,果然,在宋轩最近的消费记录里,有个叫“花花”的名字,两周前,他给她定了一束薰衣草。

苏蔓盯着屏幕看了很久,而后将手机扔在一旁,拉下镜子在憔悴的脸上补了妆。

无论怎么样,毕竟曾经深爱过,她想要个清清楚楚的结果,更想看看,宋轩看上的,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。

加大油门,苏蔓戴上墨镜,驶入了茫茫车流中。

7

车子驶了一个小时,终于到了目的地。

苏蔓没有立刻上去,她在小区的楼下停了半个小时,收拾好心情后,踩着高跟鞋,开始寻着宋轩手机上的地址找过去。。

找到之后,她敲了敲门。

没有人回应,她原本忐忑的心情更加复杂,曾以为抓小三时自己会像章鱼般张牙舞爪,来势汹汹,可是如今她站在门口踌躇不定,竟然有了退缩的念头。

犹豫不决时,门开了。

一头黑色的卷发,明艳的脸庞和漆黑的眸子,是个美人,而且这个美人苏蔓再熟悉不过。

米雪看着站在门口的苏蔓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苏蔓攥紧双手,指甲陷到肉里,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,所有复杂的情绪在这一刻都转化成了愤怒,她伸手扶住旁边的门框,在一片混沌的思绪中,仍在思考着自己此刻该如何开口。

即使早就已经猜到了结果,但是面对的时候依然不知所措。

气氛僵持之时,屋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呼唤:“米雪,是谁来了?”

苏蔓回过神,目光越过米雪的肩膀,看见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太太坐在轮椅上,推着轮子向门边靠近。

苏蔓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,只见老太太盯着她看了几秒,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:“请问,你找谁?”

苏蔓结结巴巴,此时,一直站在她面前的米雪忽然低下头,对老太太微微一笑:“徐老师,她是宋轩的妻子。”

闻言,老太太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,她伸出手拉住苏蔓,眼睛笑得眯成了月牙:“原来你就是苏曼啊,来拉来,屋里坐,宋轩这孩子也是,怎么也没提前跟我说……”

苏蔓晕乎乎的跟着进了门,看见老太太热情的给她端来了一盘水果,她抬起头,看见桌子上的菜似是刚刚摆上去,热腾腾的饭菜中间,有一盘红烧排骨。

8

苏蔓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“花花”竟然是面前这位老太太——宋轩的高中老师。

“我当初教宋轩他们的时候,总是喜欢穿一身碎花裙,他们私底下就叫我花花老师,因为我有时候孩子气也重,他们后来就叫我花花。”提起往事,徐老师似乎很是感慨,她拉着苏蔓的手,继续说道,“我女儿嫁到国外了,去年不知怎么回事,我的腿脚有些不利索了,宋轩之前上学时候就是班长,跟我走得近,知道了之后,不时来看看我,真有心啊。”

苏蔓坐在老太太的面前,表面上保持着微笑,心中却早就不淡定,她想过一千种结局,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是这样!

那之前算什么?她的猜忌、委屈、愤怒和悲伤,竟然全是自己一个人臆想出来,自己折磨自己?

老太太拉着苏蔓的手,絮絮叨叨了半天,突然想起什么:“对了,今天宋轩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,我还特地做了他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呢。”

提起宋轩,苏蔓只觉得鼻子一酸,差点红了眼眶,她低下头,支支吾吾道:“那个,他今天忙呢,所以我来看看您……”

现在,他应该躺在床上吧,那么深的伤口,一定很疼吧。

苏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徐老师的家门的,出来的那一刻,她靠在门外,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被抽干了力量,可是有什么新的东西,正在内心生根发芽,让她有了继续走下去的勇气。

苏蔓走下楼,发现米雪竟然靠在她车边,似乎是在等她。

苏蔓突然有些心虚,她走近米雪,正想开口,却见米雪手一甩,一叠报销单放在了苏蔓的车前:“不明白你有个这么好的老公还作什么,不过你们去夫妻情深吧,老娘不干了!”

苏蔓低下头,默默收起单子,也无话反驳。她在屋里时候,徐老师就跟她说了,作为秘书,宋轩之前经常让米雪过来给自己送些东西,带她去检查身体。

现在米雪虽然不是秘书了,但是这些事还是习惯交给她了吧。苏蔓站在车边,看着米雪逐渐远去的背影,心中的万般重负,在此刻忽然全都放下了。

尾声

医院里,宋轩躺在洁白的床单上,肩膀上紧缠的绷带裸露在外,带着些浅浅的红色;

苏蔓的心微微疼了一下。

她走过去,握住他放在床边的手,放在唇边吻了一下,看着宋轩紧闭的双眸,她将手机放回他的枕边,轻轻呢喃:“对不起,让我们重新开始吧……”

抚了抚他沉睡的脸庞,苏蔓转身走出病房,轻轻关上了门。

随着脚步声逐渐远去,病床上的宋轩微微睁开了眼睛。

他拿起枕边的手机,放在耳边,薄薄的唇微微勾起,露出一个轻松的笑意:“喂?”

“我真的佩服你。”米雪坐在桌边,伸手接过服务生递给她的咖啡,将手机换到了左边,“借着你老师光明正大的和我单独约会,你是猜到有这一天?”

宋轩嘴角笑意加深:“未雨绸缪。”

米雪在那边“咯咯”笑出声,她就是喜欢他什么事都能处理得天衣无缝,连出轨都是。

“呐,那我现在没有工作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宋轩哼了一声,淡淡的说道:“我养你啊。”

嗯,我养你。(作品名:《背叛的丈夫》,作者:萌二。)

 
你可能喜欢的: